星光彩票

星光彩票 > meiwen > 正文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

总有些回忆,恰如眉间的春色,潋滟在岁月的枝头,似一树花开,如行云流水,浅浅淡淡,却一直都在。一朝相遇,便是永远。把岁月里的点滴美好珍藏,只为等待那场春暖花开的盛宴,捡拾一路阳光与感动,只为生命旅途中有一份温暖相依。

题记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1)

乍暖还寒,春寒料峭的早春时节,报春使者迎春花凋谢后,玉兰花便姗姗而来。玉兰又名辛夷、木笔、画堂春。花开时,朵朵向上,神采奕奕,雍容典雅,即便满身的贵气,也一点儿不娇宠的贪恋春光。当别的花次第而开,她便早早地就收了容颜。

它不与百花争春,不与桃李竞芳,只把馨香传天涯。花开一生,不依赖,不苛求,也不问结果,只为那一次倾其一生的绽放,真正的是开的淡然,落的清浅。就像倾心的爱情一样,爱过、拥有过就好。想来,爱,本该如此吧!

周三,我和同事一起,在教工食堂就餐完毕后,信步又走到教学楼前。当我指给她看那株即将开花的玉兰时,她说,她以前工作过的那个学校,栽种过很多这样的树。

我脱口说出那个学校的名字,她有些惊讶地问:“你不在那里工作过,怎么会这么熟悉?”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我的思绪,又独自沉浸在那一份久酿的甜蜜记忆里—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2)

与敏第一次见面,她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确卡外衣,下身是一件浅蓝色的裤子,短发,扎着两个小羊角尾巴,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煞是可爱。她梨涡浅笑,两个小酒窝一隐一现,挺美的。见到敏的那一刻,我就被深深吸引,我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

就在我想找个座位坐下的时候,敏看到了我,微笑的向我招了招手,我报以一个同样的微笑。人本来就是比较脆弱的感情动物,缘便是心底深处的那份遇见。世间也许真有缘份这种东西,老班排座位时,敏刚好坐我前排。因为一个缘字,身不由己,我与敏也不例外。

敏英语成绩优异,数学稍弱,我各门学科较平均。敏时不时拿几何题问我,我也常问她些许英语。跳出农门的强烈愿望,对知识如饥似渴的相互探讨,共同的志趣让爱情之花在青葱校园里绽放萌芽!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3)

因为英语成绩突出,英语老师健总是对我俩偏爱有加,时不时让我与敏去看单元卷。毕竟还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对健的这份关爱,我并不怎样地领情,总觉得会耽搁正常的作业时间。但敏是课代表,她去我自然也乐意。

记得那时,偶尔在健转身的时候,趁他不注意,敏还会狡黠地扮个鬼脸与我对视,笑他瘦弱的身材。在这些无声的交流中,我渐渐忘了对视的初衷,只看清了敏眼睛里的依恋和柔情。当然,八十年代整个社会特封建,故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尽管我清楚她的心意,在全班同学面前我却只能装作不懂。

记得那时,敏与我同村一个叫洁的女生是无话不谈的密友。趁机敏常常会去与我家仅一墙之隔的洁家里。好几次上学,我们三人会一路同行。每次不经意间迎上她迷恋炽热的目光,我都仅仅还以一个自然的微笑,来掩饰内心深处掀起的阵阵波澜,把头转过来眺望远方。我心里清楚地知道,此时,学业对于我才是最重要的。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4)

是啊,那个年代的学生,学习氛围都极为紧张,跳出农门是我入学第一天就定下的基调。但朦朦胧胧的爱情总会依附在这块沃土上肆意滋长,形成一道道绚丽的风景。

没有表白,没有世俗功利,有着纯真浪漫,没有虚情假意,有着真诚坦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受了时间磨砺的追求。这是怎样一份美好与执著啊!

不知不觉间到了春节,大家都放假回家过年了。和敏分开的寒假,每一天都是那样的漫长,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也许敏也有同感。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5)

新学期,全班座位重新洗牌。我和兰也成了学习上的好朋友,隐隐约约感觉,她对我也有一份朦朦胧胧的情愫。不过我始终没有感受到和敏在一起的那种心动!我知道之间只是纯真的友情,不会再有别的。

那以后,敏和我见面的机会更少了,更说不上交谈。即使在校园偶遇,点一点头就羞涩的擦肩而过,我回头时她用余光快速扫视我,再瞬间回过头去,脸涨得通红通红。她回头的话我也如此。我开始遗憾,开始自责,却依然没有表白什么,挽回什么。

不知不觉间,走过了三个年头。班级毕业晚会如期进行。她和我坐同一桌,席间她望着我,痴痴的。会后我去找她,见她独自徘徊在玉兰树下抽泣,抬起头看见我,她擦了把泪。该过去了,我对自己说。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6)

大凡人世间的离愁别绪总是那么伤感。第二天,同学们都从教室都跑进花坛合影,现场哭成一团。看到大家在轮流合影留念。我坐下望着她,看到敏的眼睛红肿得很厉害,脸色苍白。我的心也一阵阵痛,真想一把将她拉过来。

终于等到别人都散开,我鼓起勇气走过去,站在敏面前说:“别再哭了,我希望和你合影时留下最美的你!”敏抬着头望我,梨花带雨,样子很难看,但她坚定地点点头,极力想挤出点笑来,可是实在做不到。但是她不再流泪!

我笑着邀她合影。然而,班长回头对我们俩说:“底片都照完了。”我呆了,她也呆了,好几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就并肩坐着。她的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7)

我说:“真遗憾,平来话就不多,现在连照片也要整我们。”她勉强地笑了一声,低下头。“是啊,真遗憾。”她的声音很轻很轻。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我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自己。

下午,在女生宿舍前送别时,我第一眼就看到她。她也远远地望见我,平静地走来,伸出了手。第一次,握住她的手,柔柔的,软软的,我不忍放开。我们就这样怔怔地对视,还是没有话说。但我心里真的象刀绞一样。“以后一定还会见面的”我安慰着她,抬眼看到敏满眼都是泪。“晚上有空吗?”敏柔柔的问,“当然。”我说。

傍晚,当室友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楼下有人找时,我从三楼朝北的窗口探头望出去,看见敏正站在楼下玉兰树前。我有些惊喜地对她挥动着手臂,敏看见了我,羞涩地冲我笑着。我欢喜又忐忑地跑下楼。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8)

漫步玉兰树下,凉风习习,阵阵花香飘荡在校园夜空,芬芳馥郁。在门口临别时,她像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纸袋子递给我。

我打开袋子,那是一个用纸包着的、系着一个蝴蝶结的小盒子。敏笑着说:“三年了,留个纪念吧”我小心翼翼拆开层层包装,是一个精美的粉色八音盒。

回到宿舍,我将那个八音盒放在宿舍的床头边。宿舍里恋爱经验最丰富的君问我:“你是不是恋爱了?”我说没有。他不信,笑着追问我:“这么精致的八音盒是哪个女孩送的?你一定喜欢她吧。”我没有承认。但或许承认不承认,都瞒不过别人,因为爱情一旦来临,藏是藏不住的。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9)

情窦初开的我,又怎会不喜欢她呢?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们对于彼此,都只能是无望的爱慕,在我而言,必须让理智战胜自己的情感,不能任由它泛滥成灾,伤害对方。

爱是节制,喜欢才放肆。我和敏,都没有逾越冒失。每当我想起她,我就拧紧八音盒右侧的发条,随着悦耳动听的音乐响起,盒子上面站着的那个身穿芭蕾纱裙的小人儿,便开始轻盈旋转、翩翩起舞。

每每此时,记忆中与敏一起从玉兰树下穿越而过的美妙时光,便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10)

一晃三十年。这期间,一直没有收到关于敏的任何。每当夜深人静,面对四壁,心中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我知道我们今生的缘分已到了尽头,只好强迫自己在思念的泪水中渐渐淡忘那个曾经带给我无限温暖和关怀的眼睛。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班长组织的同学群里,我们不期而遇。再后来同学聚会,三十年后终于第一次重逢。双手紧握的一瞬间,我百感交集。敏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落寞,又是满满的祝福。当初那份发乎情止于礼的友谊,一直保持了三十多年,至今宛若初见。但物是人非,今非昔比。对家人、对子女沉甸甸的责任,让我们无法如心般任性。

从初次见面至今,我们从来没有谈论过任何关于爱的话题,我宁愿守护着埋藏在心里的那份感情,宁可在黑暗孤单的夜里,将思念写成纯真无邪的诗句。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11)

这份纯真而持久的爱意,全是因为在春天,我们曾一起行过的路上,有一树树高洁的玉兰花。

三十年后的敏还是没有一点改变,我所看到的还是那双痴情而灵动的眼睛。我曾经试着去忘记过去,但当她出现在眼前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心底深处还留着那份想抹也抹不掉的回忆。

从交谈中,我了解到敏复读一届后,考上了一个理想的学校,现在是单位骨干,生活得很好。我在心里默念:你若安好,晴天雨天,我都坦然。虽然心底都还有一份真情存在,但我们都明白:时过境迁,当年的一切都再也不可能找回了。

等你,在玉兰花开的春天(图12)

此后年年,每当看见玉兰花,便会想起她,却再也不会对她说。有时候,爱一个人,却只能与她无关。

玉兰花开时,芬芳粲然,异常惊艳,但它的花期十分短暂,凋落时饱满的叶片,从高空纷纷坠落,似敢爱敢恨又刚烈活泼的尤三姐,又宛若衣袂的天女在凌空散花,如幻似梦,自在逍遥。

或许世间原本就有一种爱,不能朝夕相伴,却可以永远心动;这种爱,是盛开的热烈,也是离去的决绝;这种爱,是年年的守望,是岁岁的花开;也或许这种爱,是不能触碰,却又从不虚空。

又到了玉兰花开的季节。想必,她也一定曾在玉兰树下独自徘徊,默默吟念过那首《感辛夷花曲》“昨日辛夷开,今朝辛夷落。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赠君。” 她一定也会读到我在这里写下的每一个字,倘若如此,我只想轻轻对她说一声:“玉兰花又开了,你还好吗?”